前恒大中场陷入无球可踢尴尬 转会中甲曾引发风

  继冬窗未经本人签字却“被转会”后,前广州恒大淘宝、现长春亚泰球员鞠枫又遭遇了无球可踢、无工资可领、终日跟随预备队训练的半年惨痛时光……

  据了解,这就是今天“世界第六大联赛”球员的真实境遇——“长春亚泰球员”鞠枫。

  鞠枫,1995年生人,司职中场。2013年曾代表辽宁全运队参加全运会,并夺得冠军;2014年初,他代表广州富力预备队参加预备队联赛,身披58号球衣。

  2014赛季下半年,19岁的他转投富力同城对手广州恒大淘宝,并在2015赛季进入恒大一线队大名单,随队获得中超与亚冠双冠王。在恒大两载,鞠枫共在恒大预备队攻入15球,声名鹊起的同时也引来海外球会的注目。

  2017赛季初,日本J2联赛的爱媛FC俱乐部宣布从恒大租借引进鞠枫一年。在日一年,鞠枫在天皇杯为球队首发出战3场,但没有联赛出场记录。

  2017年12月的圣诞节,恒大宣布鞠枫回归,并继续在预备队效力。2018赛季,鞠枫代表恒大预备队共出场18次,计1382分钟;并以队长身份率队参加U23联赛,奉献3球3助攻的高光表现。

  今年冬季,因配合国家层面的政策布施,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与包括天津天海、北京中赫国安、长春亚泰等在内的俱乐部,“达成”年轻球员的转会调整。

  其中,亚泰的超新星何超,以2000万人民币这一在中超泡沫球市中的白菜价(刚好卡在调节费的上缴红线),成功转投七冠王。

  彼时,为对冲2000万低廉转会费对亚泰俱乐部造成的隐性损失,恒大将鞠枫和杨超声两员潜力股交易至亚泰。其中杨超声是以永久转会身份加盟,而鞠枫则是以“租借一年+次年买断”形式来到亚泰。

  于是今年2月28日,长春亚泰官方宣布了李晓明、任鹏、石笑天、杨超声、孙君、鞠枫六名球员的加盟——然而,这已经超出了五个内援名额的限制!

  2月28日上午,在亚泰官宣不久,鞠枫便在微博表示,自己没签署合同就转会加盟亚泰了,对此他十分奇怪。但是之后他将微博删除。

  更加吊诡的是,亚泰尽管向中国足协递交了对鞠枫的注册所有权,却没有给他报名一线队和预备队的参赛资格,这也让人感到纳闷。

  而根据鞠枫本人对媒体的讲述,亚泰之所以没有给鞠枫进行2019赛季的报名,主要是鞠枫因为亚泰前后两次提供的合同在薪资方面出现了巨大的反差,因而感到遭受欺骗,从而对加盟亚泰的兴趣骤减。

  早在转会开始之前,亚泰官方的负责人就与鞠枫取得过联络和沟通,并在当时草拟了一份非正式协议,以表亚泰方面的“诚意”。

  在这份协议中,亚泰承诺第一年(2019)为鞠枫提供高于其在恒大薪资20%的税后租借工资、第二年(2020)开始提供高于其在恒大薪资80%的税后正式工资。

  由于渴望打上一线队比赛、而不想继续在恒大预备队踢球,且较之在恒大的薪水也有提升,正值职业生涯上升期的鞠枫当时同意了这份草拟协议。

  因此鞠枫也怀揣能够争取在联赛多出场、帮助长春亚泰再度复兴的愿景,应允了这笔交易。并且在冬季前往泰国,参加了亚泰的冬训,这个时候,这桩转会几乎已近板上钉钉。

  然而,就在泰国冬训期间、亚泰与鞠枫准备签署正式劳务合同时,鞠枫却发现了合同文本里的猫腻:原本承诺的基本底薪,瞬间变成了“出场绩效”,而底薪竟然只有草拟合同中的2.5%!

  鞠枫表示,亚泰俱乐部除了在年薪方面前后承诺不一,在这份合同内还有关于绩效考核、转会限制、工伤保险报销与办理、肖像权侵占等条目,都存在过多违反《劳动法》精神、以及明显标准自定的霸王条款的要求。这些主观性极强的条目存在轻易动摇乙方薪水结算的嫌疑,严重损害鞠枫作为球员的劳动权益。

  此前在恒大,鞠枫可以拿到一份合乎自身水平与市场规律的年薪,因而鞠枫认为亚泰提供的这份合同带有阴阳欺诈的性质,这让鞠枫及其家人无法认同,完全不能接受。

  而在合同后续调整的谈判过程中,鞠枫对媒体表明,亚泰方面一再出尔反尔、反复欺骗自己。双方在泰国期间就薪金问题僵持不下,最终谈崩。决意不加盟亚泰的鞠枫,心灰意冷地返回国内。

  然而戏剧性的一幕却在这时出现:根本没有在亚泰正式合同上落笔签字的鞠枫,竟然出现在了2月28日长春亚泰俱乐部的官宣引援名单上!

  比这般直接“绑架式买人”的行为更让鞠枫无法忍受的,是亚泰在未经球员签字(即未成为亚泰合法一员)的情况下,擅自在中国足协进行了球员注册,宣布了对鞠枫的所有权!

  如此一来,在这桩转会由于鞠枫本人不认可、拒绝签字,从而压根无法生效的情况下,鞠枫竟然无法在规程的层面回到恒大俱乐部,因为他的官方身份已经是“亚泰球员鞠枫”!这实在令他及他的家人哭笑不得。

  原则上说,没有球员本人的签字确认,俱乐部是无法也无权为球员在中国足协办理转会注册的——一个很令人生疑的问题便随之浮现:在避开球员本人的情况下,长春亚泰足球俱乐部是如何给鞠枫办理注册的呢?难道,是亚泰方面对鞠枫的签名进行了伪造吗?

  在中国足协3月19日公示的《中超、中甲俱乐部2019年冬季注册转会期内完成转会手续的球员名单》中,鞠枫显示已是长春亚泰俱乐部名下的球员

  而且,由于亚泰已经达到了报名5名U21内援的上限,且没有拿到鞠枫的身份证进行报名注册,鞠枫也就这样被亚泰俱乐部“顺手”地或迫于客观、或出于主观地冷冻于2019赛季之外。

  根据此前的沟通,注册名额满员的亚泰俱乐部有意将鞠枫再次租借到其他球队或是下放到预备队,这两项鞠枫本人都表示不接受。原因很简单:如果再次租借,那何不一开始就从恒大租借出去呢?其次,鞠枫本身就以主力身份效力于中超恒大预备队,何苦千里迢迢折腾到中甲亚泰继续委身预备队呢?

  同时,鞠枫表示由于亚泰并未与他本人沟通确认就擅自官宣他的加盟,导致外界都以为鞠枫早已是亚泰的人,恒大亦不能再为其注册报名。

  2019赛季至今,这位2016年入选过国青、2017年代表U22国家队踢过“迪拜杯”的95后新星,已经被这则莫名其妙的“转会”折磨到无球可踢的境地。。。。。

  鞠枫对媒体透露为了保持状态,鞠枫在此期间一直跟随老东家恒大的预备队进行日常训练、以待转机。然而亚泰俱乐部竟然三番五次严辞勒令鞠枫“归队”,这让从来就不是亚泰一员的鞠枫相当无语。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八条:下列劳动合同无效:(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劳动合同; (二)采取欺诈、威胁等手段订立的劳动合同。

  无效的劳动合同,从订立的时候起就是没有法律约束力的。亚泰俱乐部这份无头无尾的“归队通知”,实在令人不解。

  如同一缕无根之草、一片随波落叶,从来未曾见过恒大和亚泰之间所谓《租借协议》、也从未在法律层面成为亚泰俱乐部“乙方球员”的鞠枫,就这样在两只巨掌之间难以自处。

  不论是薪资还是名誉,甚至连人身自由,身为球员的鞠枫都失去了自我掌控的权力。

  从2月份开始,鞠枫一分钱的工资都没再领过。他不知道是该去向根本就不是自己合法新东家的亚泰讨薪,还是向已经把他踢给亚泰的老东家恒大伸手……

  如果是去向亚泰讨要,那么等待他的将是在蛮不讲理的、缩水97.5%的薪水旁签下自己的名字,以及可能面临的数十万义正言辞、不由分说、高高在上的内部纪律罚款。

  是啊,在“大框架”面前,在“大局”面前,每个人都有可能会成为一只被画地铸牢的蝼蚁。面对媒体鞠枫只希望能有更多的媒体来帮他关注这个事件,希望亚泰俱乐部能够不要再对他置之不理,能摆出解决问题的态度,补偿他应得的工资和损失,宣布转会撤回,让他尽快找回职业球员的身份,有球可踢!

  五一国际劳动节,一个属于工人阶级、劳动人民的节日。而球员鞠枫被欺骗、被冷冻、被绑架式转会,竟苦为球员。

相关阅读